较上年末下降0.20个百分点

  新京报讯(记者 侯润芳)疫情之下,银行业务受到多大影响?在今日举行的招商银行2019年业绩发布会上,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表示,疫情对招行在获客、存贷款、净息收入、中间业务收入、资产质量等五个方面带来了影响。其中,最直接、最大的影响是资产质量,2月份信用卡和房贷、小微逾期率同比大幅度提升。

  2019年招商银行的不良贷款实现双降。不过,2019年招行不良资产的生成在有所上升,多生成的89.37亿元不良资产中,信用卡的不良贷款占了绝大多数。“受疫情冲击,(信用卡业务)整体的资产质量和风险会有所上升。”

  谈到下一步招商银行采取的策略时,田惠宇表示,招行坚持“一体两翼”的定位。“但零售的占比是不是越高越好,招行五年规划零售占比大概在60%左右,这个规划是合适的。”

  一是获客,一季度特别是2月份零售的借记卡和信用卡的获客数量大幅度减少,新注册企业同比大幅度减少,小企业客户增长大幅度减少。

  二是存贷款,对公贷款稳定增长,受影响最大的是零售中的信用卡、小微贷款和房贷。

  三是净息收入,一方面由于我们信贷结构发生了变化,2月份情况来看,主要是因为零售业务信贷的投放速度下降,相对高收益资产占比下降;另一方面受到市场利率下行的影响。在上述两个因素共同作用下,净息收入受到一定的影响。

  四是中间业务收入,信用卡和借记卡的交易结算下行,影响信用卡、借记卡的业务收入;发债、资管项目投放因为疫情期间的隔离,而导致尽调难以进行,业务收入受到一定的影响。

  五是最直接、最大的影响是资产质量,信用卡和个贷的还款能力、意愿都在下降,2月份信用卡和房贷、小微逾期率同比大幅度提升。“对招行来说比较特殊的因素还有信用卡40%的催收产能在武汉,这段时间都不能上班,对我们的催收产能能力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田惠宇说,3月份开始情况有所好转,催收的产能已基本恢复,从系统反映的交易量来看基本上达到了正常的水平,和去年同期差不多。

  田惠宇还介绍,招商银行海外交易量在整个银行里份额是最高的,海外交易的手续费收入也是最高的,2月份中国人都不能出去了,海外交易量基本减半。

  不过,疫情也给招行带来了一些好的影响。据田惠宇介绍,一是招行线上优势和财富管理的优势在疫情期间得到了充分的发挥,理财和基金销售同比大幅度增加,支撑、推动零售AUM的平稳增长;二是金融市场类业务没有受到这次海内外市场,特别是境外市场大幅度波动的影响,反而部分受益。在债券投资方面,2019年下半年,招行加大了债券投资力度,拉长了久期,债券组合的差价和浮盈都有大幅度提升。在外汇和贵金属方面,由于采取了严格控制敞口和期权组合两个策略,在市场大幅波动中不仅没有损失,反而还小有斩获;三是招银避险工具,为客户提供的避险工具产品系列在这轮的波动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同比交易量大幅度提升; 四是理财的净值基本保持稳定。

  招行2019年年报显示,招商银行的不良贷款实现双降。截至报告期末,该行不良贷款总额522.75亿元,较上年末减少13.30亿元;不良贷款率1.16%,较上年末下降0.20个百分点。

  不过,2019年,招商银行的资产质量保持稳中向好、保持双降态势的同时,也是好中有忧的。2019年招行不良资产的生成在有所上升,不良生成额达到442.15亿元,比上年增长了89.37亿元。

  “多生成的89.37亿元不良资产中,重点还是信用卡的不良资产,信用卡不良贷款多生成约80亿元,占了绝大多数。”招行副行长王良在今日的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在信用卡的资产管理政策、信贷投放和获客等方面,2019年招行已经采取了收缩的策略,主要是针对P2P的整治带来的共债风险。“如果今年没有疫情的影响,今年招行信用卡还会保持比较好的发展质量和状况。目前,受疫情冲击,我们判断整体的资产质量和风险会有所上升。”

  2014年招行实行“一体两翼战略”,“一体”是指零售银行,“两翼”就是公司金融和同业金融。在今日的业绩发布会上,谈到下一步招商银行采取的策略时,田惠宇表示,这次疫情之下,有时间、有机会做一些深入的思考,更加充分地认识到“一体两翼”成为有机整体的重要,“一体两翼”的两翼有可能成为平衡财务表现的重要因素。

  同时,田惠宇表示,零售的占比是不是越高越好。“这几年大家都普遍看好零售,都说零售占比高的银行抗风险的能力强、波动小。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零售的占比越高越好。目前招行零售占比超过55%,五年规划大概在60%左右,这个规划是合适的,特别是这次疫情让我们重新思考这个战略定位、战略规划的适当性。”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招商银行2019年净息差逐季下降。对此,田惠宇表示,这是招行主动资产负债管理、平衡当期财务表现和客户需求的结果,即主动作为的结果,大家对这方面的担心也不用太多。

  据田惠宇介绍,招行今年在净息差管理方面,从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在资产端采取措施。一是在利率下行趋势下,去年下半年开始加大了项目融资和中长期贷款的投放;二是拉长久期,拉长重新定价的周期、期限;三是在负债端今年对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对客户主动、高成本的负债来源,无论是从比例上还是总额上都严格控制;目前同业负债规模在1.6万亿左右,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同业负债成本有望得到比较好的控制。

  “大家对我们净息差不要抱有幻想,我们不可能逆势而行,我们能做的是继续保持净息差行业领先优势。”田惠宇说。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金融服务集团数据频道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iso22000shipin.com/xinyongka/57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