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沪深两市日均成交量为9454亿元

  近期,受疫情全球蔓延和国际油市崩盘冲击,尽管美联储连续两次紧急降息至零利率并重启量化宽松,美股反弹每次都是“一日游”行情,反倒在3月9日至18日十天四次熔断。美国三大股指均已跌入技术性熊市,全球范围内股灾也比比皆是。现在即便不能称作严格意义上的全球金融危机,至少也可以说是奏响了危机的前奏。如果市场传闻的某大型基金真的倒闭,就坐实了这次金融危机。

  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为世界大流行。这将从供需两端给本就脆弱的世界经济金融带来巨大冲击。在世界经济长期低迷、各国政策空间有限的情况下,局部经济衰退已不可避免,甚至全球经济都可能陷入衰退。那么,前期靠宽流动性、低利率支撑起来的金融泡沫,就很可能在潮水退去后水落石出。

  面对未知的巨大不确定性,当前国际金融市场陷入了极度恐慌,纷纷抛售一切可变现的资产。不但风险资产如股票大跌,最近连避险资产国债和黄金也大跌。市场正在不计代价地逃向流动性,现金为王。

  传统避险货币美元尽显王者风范,所有非美元货币(包括日元和瑞郎)兑美元纷纷溃败,跌至近年甚至近几十年来的新低(如英镑兑美元汇率跌至1985年初的水平)。自美股3月9日年内第一次熔断,到3月18日,美元指数大幅反弹了5%,且于18日强势突破100,创下近三年来新高。

  不过,这次不是逃向美债,而是逃向美元现金。3月9日第一次熔断时,10年期和3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分别跌至0.3%和0.7%的历史性低点,但18日第四次熔断时却分别收在1.18%和1.77%。

  受市场避险情绪上升、美元指数大幅走强影响,境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再度跌破7。到3月18日,中间价为7.0328,下午四点半收盘价(CNY)为7.0260元人民币合1美元 ,今年以来各下跌了0.8%左右。其中美股熔断以来的3月10日至18日,中间价和收盘价分别下跌了1.5%和1.1%。但今年以来,万德人民币汇率预估指数累计上涨了3.2%,其中美股熔断以来累计上涨1.5%。可见,尽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所走弱,但跌幅远小于其他非美货币,人民币仍属于当世较为坚挺的货币。

  境内外汇市场运行基本平稳。3月10日至18日,境内银行间市场即期询价成交量日均为282亿美元,较2月17日(节后复工复产以来)至3月9日日均高出13.0%,但较去年3月份日均成交量低了13.7%。后者可能主要反映了因疫情冲击,对外经贸往来受阻的影响,今年前2个月我国外贸进出口总额(以美元计)同比下降11.0%。

  与此同时,市场预期保持基本稳定。3月12日起,一年期NDF隐含的人民币汇率预期重新转为小幅贬值(2月27日至3月11日为小幅升值预期),至18日日均为0.4%(18日当日为0.6%),与去年10月11日(中美签订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意向书)至今年1月20日(当晚中央指示遏制疫情蔓延态势)日均水平基本持平。

  预计随着全球疫情应对逐步展开、疫情上升风险逐渐收敛、市场恐慌情绪渐渐平复,中国经济率先走出疫情和全球货币重回宽松等因素,对人民币汇率的利多影响将进一步显现。

  美国东部时间3月9日以来至18日,美股已经发生四次熔断。期间,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分别累计下跌23.1%、19.3%和18.5%,今年以来累计下跌30.3%、25.8%和22.1%。北京时间3月9日至18日,中国上证综指、深成指和创业板指数分别累计下跌10.1%、13.4%和13.9%,特别是今年以来分别累计下跌11.6%、5.7%和上涨3.0%,跌幅远小于美股。

  同期,中国沪深两市日均成交量为9454亿元,虽略低于2月20日(美股“七连跌”起始日)至3月8日日均1.14万亿元的水平,但远高于年初至2月19日日均7746亿元的水平。A股交投活跃、换手积极,没有出现大面积跌停,股市流动性枯竭的情况。而且,从3个月期Shibor与3个月期中国国债收益率差的情况看,3月9日至18日平均为53.2个基点,低于年初至3月8日日均64.5个基点的水平,显示股市震荡未引起境内货币市场流动性趋紧。

  不可否认,海外股市震荡造成A股共振,同时不排除境外投资者逃向流动性,变现所有可以变现的资产。从高频的股票通业务数据看,3月9日至18日,陆股通净买入减港股通净买入日均为169亿元,高于2月20日(美股开始“七连跌”)至3月8日日均47亿元的水平。2月20日至3月18日,股票通项下累计净流出资金1915亿元,远高于1月21日(中国进入抗“疫”模式起始日)至2月19日累计净流出225亿元的水平。但这并没有影响A股在海外股市“过山车”行情中,依然展现了较强的韧性。

  中国这次疫情应对出手较早、措施果断,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生产经营活动正在加快恢复,中国经济有望在疫情全球扩散过程中率先复苏。同时,这次疫情应对展现除了的中国效率、中国精神、中国力量,有助于进一步增强投资者对人民币资产的信心,吸引长线资本流入。有理由相信,中长期看,包括A股在内的人民币资产将会有良好表现,并且具有成为世界新兴避险资产的较大空间和潜力。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金融服务集团数据频道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iso22000shipin.com/gushi/5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