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登陆上交所直至2017年

  2018年净利润巨亏32.95亿元,2019年预亏15.74亿元,两年净利润连续为负值,且2019年末的净资产可能为负,根据上交所规定,飞乐音响股票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将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1990年12月19日上交所正式营业,国内第一家证券交易所诞生至今,已发展成1640只股票、总市值达32.28万亿元的市场,而作为老八股之一、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上市公司,上海飞乐音响却在上市而立之年迎来退市大考,让市场格外关注。

  打开飞乐音响公司简介,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上市公司的荣耀赫然在列,回顾历史,飞乐音响曾经创下了中国股份制上市公司的多项历史。

  公开资料显示,1984年11月14日,上海飞乐电声总厂、飞乐电声总厂三分厂、上海电子元件工业公司、工商行上海分行信托公司静安分部发起设立上海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向社会公众及职工发行股票,是全国首家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的股份制试点企业。

  当时的飞乐音响总股本1万股,每股面值50元,共筹集50万元股金,其中35%由法人认购,65%向社会公众公开发行,成为上海市第一家股份制企业。

  飞乐音响首次发行的股票,没有期限限制,不能退股,可以流通转让,被认为是我国改革开放新时期第一张真正意义上的股票。

  1986年9月26日,飞乐音响与延中实业两只股票率先在工商银上海信托投资公司静安证券部进行柜台交易,创下我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次股票买卖交易纪录。1989年3月,飞乐音响第一次增资扩散,采取对老股东无偿增资的方法,这是国内股份制试点的第一次无偿增资。

  1990年12月19日,上交所正式营业,飞乐音响股票转至上交所挂牌交易,成为上交所的首批上市的公司。

  飞乐音响与上海申华电工(现为申花控股)、上海豫园商城(豫园股份)、上海飞乐股份(*ST中安)、上海真空电子(云赛智联)、浙江凤凰化工(退市博元)、上海爱使电子(*ST游久)、上海延中实业(方正科技),作为上交所最早上市的一批公司,被股民称之为“老八股”。

  曾经在中国证券史上赫赫有名、风光无限的老八股退市的退市,重组的重组,改名的改名,目前唯一剩下飞乐音响,但是上市而立之年的飞乐音响如今也面临退市危机,不得不出售资产保壳。

  1990年登陆上交所直至2017年,飞乐音响经营业绩虽有起伏,但均实现盈利。2018年公司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巨亏32.95亿元;2019年,根据公司的业绩预告,飞乐音响预亏15.74亿元,且2019年末的净资产可能为负值。

  连续两年净利润巨额亏损,累计亏损预计超48亿,飞乐音响今年难免披星戴月,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如何自救保壳?2019年底开始,飞乐音响紧急布局了系列资产大腾挪。

  从中国第一股到资不抵债面临退市,音响起家的飞乐音响失败背后均直指五年前的转型并购。

  2014年,飞乐音响为延伸LED照明灯具及应用端照明工程市场的产业链,以15.90亿元的价格收购北京申安100%股权,此项收购的评估增值率高达285.45%,正是这高溢价收购的转型资产成为飞乐音响败北的源头。

  中国新闻周刊发现,连续两年的巨亏,飞乐音响绕不开的理由均是受国家政策调整、照明行业产品升级等因素影响,北京申安等资产的商誉和存货、应收款项等大额计提减值。

  北京申安2014年至2016年完成业绩承诺后, 2017年业绩即开始大幅下滑,2018年、2019年连续陷入大额亏损,实现营收分别为2.64亿元和0.69亿元,净利润-11.43亿元和-11.02亿元。

  2018年,飞乐音响不得不对收购北京申安形成的商誉10.48亿元全额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并对其相关应收账款和存货计提减值。2019年,飞乐音响称,北京申安原已承接的部分工程项目实际进展缓慢,涉及的存货、应收款项等需要大额计提减值,预计金额约为7.4亿元。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飞乐音响的资产总额108.23亿元,负债113.16亿元负债,资产负债率高达104.56%,所有者权益已是-4.93亿元;北京申安净资产为-10.41亿元,已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

  2019年12月21日,飞乐音响公告,拟在上海联交所挂牌转让北京申安100%股权,要求摘牌方需为北京申安对上市公司的全部债务清偿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及提供相应的资产担保。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2月5日,飞乐音响还公告称,以其对北京申安的20亿元债权对北京申安进行增资,完成后,北京申安注册资本由3.69亿元增加至23.69亿元。

  有消息称2019年12月20日,飞乐音响就有了挂牌转让北京申安的计划,但同时又以债转股方式对北京申安进行增资,增加其注册资本,系列神操作看蒙了投资者,飞乐音响因此受到上交所的质疑。

  对此,上交所要求飞乐音响说明继续增资北京申安的主要考虑,是否具有经济合理性;并就挂牌出让北京申安的必要性,以及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是否存在相关方通过此次重组逃避有关义务或责任的情形作出说明。

  除剥离北京申安,飞乐音响还拟向实控人上海仪电集团出售其所持有的华鑫股份6.63%的股份,交易价格不低于13.94元/股,总价不低于9.81亿元。对此,飞乐音响表示,转让华鑫股份部分股票,是为盘活资产,提高经营效率,改善财务状况。

  2019年12月3日,飞乐音响因重大资产重组停牌。2019年12月14日,飞乐音响发布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募资暨关联交易预案公告,拟以3.53元/股的发行价格,向上海仪电集团、临港科投和上海华谊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上海自仪院100%股权;向上海仪电电子集团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仪电汽车电子100%股权;向上海仪电电子集团、上海联和资产、长丰实业、富欣通信、趣游网络及洪斌等19位自然人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仪电智能电子100%股权。

  同时,为满足上市公司运营资金需求,飞乐音响拟向上海仪电集团、临港科投以及上海华谊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8亿元,以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银行贷款。

  一边忙着出售亏损资产,一边忙着向关联方发行股份购入盈利资产并募资偿债,飞乐音响自救的措施应接不暇,但是公司披露的预案受到上交所和市场的重重质疑,飞乐音响至今都没有正面回应。

  剥离不良资产,从大股东处购入盈利资产,飞乐音响试图自救保壳,但是公司目前的困境并没有那么简单,中国新闻周刊发现,飞乐音响的资产重组已受到监管部门的关注,此外公司还陷入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将面临数百股民的诉讼索赔。

  2019年11月2日,飞乐音响公告,收到证监会上海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经上海监管局查明,飞乐音响存在以下主要违法事实:公司于2017年开展的贵州省沿河县“智慧沿河”和贵州省台江县“智慧台江”项目确认收入不符合条件,导致飞乐音响2017年半年度报告合并财务报表虚增营收1.8亿元、虚增利润总额3784万元;导致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合并财务报表虚增营业收入7.2亿元,虚增利润总额1.51亿元;导致2017年半年度、第三季度业绩预增公告不准确。

  飞乐音响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关于 “发行人、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须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规定,构成 “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所述的违规情形。

  飞乐音响被责令改正,并被给予警告,处以60万元罚款,时任飞乐音响总经理庄申安、董事长黄金刚、总会计师李虹、董秘赵开兰等人被分别给予警告和罚款。

  根据《证券法》和虚假陈述司法解释,上市公司因信息披露违法被证监会处罚,权益受损的投资者可以依法起诉索赔,索赔范围包括:投资差额、佣金、印花税和利息损失等。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向中国新闻周刊称,目前已有超过百位投资者委托该律师发起对飞乐音响索赔诉讼,经初步核算,百位投资者拟索赔总金额已突破1500万元,其中部分案件已递交法院并获得法院立案受理,后续案件将分批向法院递交。

  “根据监管层查明的事实并结合相对应的股价表现,我们认为2017年8月26日至2018年4月12日期间买入飞乐音响且该期间未全部清仓的投资者,其损失与飞乐音响虚假陈述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很明确,均可发起索赔诉讼。” 王智斌称,对于诉讼结果,预期比较乐观。

  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等律所也已代理投资者发起对飞乐音响的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索赔诉讼,涉及金额超过千万。

  法律人士称,以此前大智慧、方正科技等股民索赔案例,这类案件胜诉概率较高,股民通过判决或调解的方式获得了赔偿。

  飞乐音响3月3日公告称,截至当日公司收到上海金融法院发来的民事诉讼《应诉通知书》及相关法律文书合计58例,上海金融法院已受理的原告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所涉诉讼请求金额合计为1334.29万元。

  飞乐音响表示,鉴于诉讼案件尚未开庭审理,目前无法预测其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

  除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外,飞乐音响作为被告还面临着多达十几起的其他诉讼,仅在3月3日公告中,飞乐音响就表示,国内新增涉及金额在1000万元以下的诉讼案件共计6件,累计金额635.79万元。

  曾经的中国股市第一股已经来到退市边缘,接下来能否实现自救,监管层、股民都是需要迈过的坎。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金融服务集团数据频道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iso22000shipin.com/gushi/5665.html